独家|传奇球星马特乌斯:这辈子我没有遗憾

好像,昨日就在眼前。1990年世界杯决赛,他是德意志的灵魂,带领德国队战胜阿根廷队捧杯。他是马拉多纳一生最大的“敌人”。他是世界足球先生的第一位获奖者。他连续5次参加世界杯。他的国家队生涯长达21年……

昨日,马特乌斯作为德甲大使来到上海,启动“逐梦德甲”活动。经年,物亦非。倒是,人依旧。62岁的马特乌斯,在这场对谈中,诚挚且热情。他说:“这辈子没有遗憾,我已别无所求。”

他想念以往吗?当年,世界足坛上,他也是梅西、C罗般的存在啊。倒不是说踢的位置,而是声名地位。“不不不,我一点也不记挂踢球的日子。我踢了整整20多年的足球,而且都是最顶尖水平的比赛。”总是这般无情,英雄也会老去。“那些冠军,那些荣誉,都不能给我入场券,保证我进入国家队。我需要维持最好的状态。那是一段无比自律又充满压力的日子。我享受那段日子,但已经够了。所以我从没想过‘曾经’。”

图说:1990年世界杯,马特乌斯(左)与利特巴尔斯基在德国队夺冠后庆祝 新华社图

他后来当过教练,这些年又做起了评论员。马特乌斯很严谨地纠正了这一提法,“不应该说是评论员,是分析员。在比赛中,我作为一个职业球员有自己的分析和解读。”为了世界杯,他在卡塔尔待了五个星期。而平日里,他一个星期也要作为“分析员”,解说1到2场比赛。那岂不是比当职业球员更忙?“可能是吧。不过与职业球员相比,状态是放松的。”球踢得好,还是分析足球更出色?马特乌斯又陷入了德国人的严谨思考。他线秒钟,“我觉得两方面都很专业,当然每个人的看法会有出入。”

马特乌斯很忙,还有自己的生意。他念书时就喜欢设计,后来家里兄弟的朋友有个设计公司,他有兴趣就接了过来。“我当时想着这也可以是我的另一个职业选择。但之后我一心都在踢足球,公司也就没有很费心打理。等我退役后,我又花了心思去投入。我们公司做室内装潢设计,从私人住宅到公家大楼,都接单,生意还很不错呢。”

马特乌斯说自己无憾亦无求,因为曾经的成就,因为眼下的充实,很重要的一点还有,“四个孩子都健健康康,开开心心。没什么比这样更叫人满足了。”

马特乌斯的小儿子才10岁。任你平日里再大牌,到了自家孩子的学校,见了老师,你也得乖乖“听话”。两年前,马特乌斯自告奋勇当起了儿子校队的足球教练。当然,这是不计回报的倾情奉献。“有时候最难的,就是教这些小孩子。我是非常严格的,一开始他们看到我都有点怕,觉得我对他们要求太高。”一步从来难登天,“两年了,现在大家看到了成果,我们的球队有了起色,大家练起来也更带劲了。”

儿子会不会接过他的衣钵?爸爸说,这很难。“他是有一点天赋的。我不能说比我小时候好或坏,这不公平,但真的还不错。但问题是,他训练的时候会很投入,下了球场就钻到房间里开始玩iPad。他对足球,没有我小时候的那种痴迷。”时代在变,影响孩童的周遭世界也在变。马特乌斯小时候,上课的时候有足球课,下了课同学们自己组织比赛。“那个年代,德国孩子的生活中只有足球。我常常因为踢球错过午饭、晚饭,回家还会被父母责骂,但我不在乎,对足球的热爱可以抵抗所有。”

这样的唯一性,如今已不复存在。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吸引。马特乌斯说:“我从来没有逼迫过我的孩子。他从自己喜欢的事情中获得快乐,对他来说,就是好的。”当然,有马特乌斯这样一个足球教练,儿子在学校里自然是风云人物。

马特乌斯很实在。让他给报纸题词,他一笔一划,写得认真,像是在球场上穿针引线,容不得别人打断。所以,让他聊聊中国足球这个话题时,他也是严谨又细致的。“不,我不觉得是钱太多,然后乱折腾的缘故。这是一个‘根’的问题。”

“根”可以很抽象。但也可以从一个小例子切入,从而具象。“比如说,你们中国的乒乓就有根。在德国,每个孩子,课上、课间、课余都在踢足球。而在中国,我的感觉是,每个中国人都能打几拍乒乓。这就是根。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乒乓这么多年来一直无敌的原因。”马特乌斯认识德国乒乓球员波尔。后者多年来,一直都活跃于国际赛场。“中国足球想要向德国足球学习,同样的,波尔也想要向中国乒乓讨教。”

马特乌斯看来,中国足球的问题在于没有“根”。“但这个‘根’是可以找到,可以发展,可以深入的。你们需要的其实是更多优秀的教练。”马特乌斯介绍,在德国,每个教练员考到职称之后,他们获得的证书上,写着的不是“教练”,而是“老师”。“你能体会其中的不同吗?一个好的老师,可以发展出许多好的学生。而这些好学生,能够撑起一个国家的未来。那么在足球这个领域来说,就是一个好的足球‘老师’,能够带动一批球员,创造一支胜利之师。”中国足球需要时间,也需要找对方法。(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华心怡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